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破酥包 > 内容详情

爱就这样错过伤感故事

时间:2020-09-30来源:亦可宗也网 -[收藏本文]

在我们胶东老家,称呼父亲的兄弟都叫爹,二爹是我父亲的二哥,这样称呼感觉很亲近。

二爹家里人口多,大哥和大姐结婚走了,家里还有堂哥堂弟堂妹七口人,本来不宽敞的屋子,我来了显得更加拥挤。

那时北京还有待业青年等待街道安排工作,像我这样的外地人更不好找工作,来北京二十多天了,我还在等待消息。

星期天的上午,我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二哥带着他的女朋友林惠回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二哥的女朋友。

林惠高挑的个子,看样子出门前做了精心的打扮。她的头发烫过了,长发微卷,挑起几缕别在脑后。她那洁白的脸上敷了一层薄粉,看起来皮肤是那么的细腻,淡色的眉毛经她的细心描画得恰到好处,水灵的双眼,挺秀的鼻子,粉色的嘴唇看起来很丰满。一条粉色的短袖长裙,衣料仿佛透明,微微反光,却一点也不暴露。裙子的下摆是圆弧形的,露出少女那双如玉般洁白修长的美腿,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散在肩膀上显得有些妩媚。林惠漂亮的让人心动。二哥是二爹家几个哥哥中长得最好看的。他和林惠在一起挺般配,看起来是一对养眼的俊男靓女。

林惠可能听二哥讲起过我,她和我笑着打招呼:“是文梦吧,不像刚从农村来的,皮肤还挺白,就是穿得有点土气。”

我看着林惠向她点点头笑了笑打着招呼,看到她感觉眼前一亮。

二爹看见他们回来了,在屋里喊他们:“老二,小林你们过来一下。” 二爹曾经对我说过,他最看不上二哥了,嫌他好打扮。

二哥和林惠来到二爹的屋子里,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二哥微长的头发被细心地吹理过,额头部分高高地吹起,喷上了僵硬的发胶,就像已经离地即将展翅高飞的飞机头, 二爹不满地说:“老二,你的头发长了,该理发了,要不然今天我给你理发吧。”

二哥害怕地站了起来:“爸,就你那手艺,我可不敢用。”

二爹沉下脸,显然是不高兴了:“我手艺怎么了?想当年我给许世友剃过头,他都夸我手艺不错。”

二哥咧嘴笑了:“真的假的呀?可我的头刚剪过的。”

二爹生气地说:“你这头理得像个什么样子,不男不女的哪像个好人。”

林惠说:“叔叔,现在的电影明星都留这种发型,好看。”

二爹看着林惠:“小林,你抹口红了?记住,在别的地方你怎么打扮我不管,我这里是军队大院,以后到这个院来,不要化妆,不要涂脂抹粉的让邻居们笑话”

林惠笑了:“叔叔,你也太古板了,现在年轻的姑娘都打扮,谁笑话呀。”

二爹不屑地说:“好好的脸本来不难看,让你�意恋牡共缓每戳恕8辖羧ゲ亮耍�这让院里人看到像什么,你们俩凑在一起,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都不爱劳动,就知道打扮享乐,不像正经人。”

二哥不满地说:“爸,你说什么呀?打扮一下就不正经了,没有你这样说话的。现在是八十年代,年轻人都开始新潮了,像你这河南治疗羊羔疯的正规医院么封建的人很少见了。”

林惠对二哥说:“成志,你别跟叔叔掰扯了,他和我们是两代人,说不到一起,他们都是战争年代过来的人,看不惯也很正常。”说完拉着二哥到院子里去了。

二爹看着二哥肥腿的喇叭裤摇了摇头叹气道:“这像什么样子……”

中午吃红烧带鱼,我把满满一碟带鱼端上来,二哥和林惠早就坐在小圆桌前,等二爹二妈一落座,大家都拿起了筷子。二哥把一块厚实的带鱼夹到林惠的碗里,林惠也挑了一块大一点的鱼夹给二哥。

二妈对林惠说:“小林,别客气,多吃点。”

二爹不满地说:“你看看她那样,像客气的人吗。”

林惠抬头笑着说:“叔叔你说对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

我的心里有些不明白,林惠姐人不错,长得又好看,为什么二爹就看不上她,总是说一些伤人家的话,这让林惠多没面子。

吃完了饭,我和堂妹收拾碗筷,当我端着一摞碗放进了院子里的水池子里,林惠也来到小院里一边喝茶一边对我说:“文梦,有时间我带你出去买几件衣服,年纪轻轻地,穿的太土气,你的这身衣服在农村可以,在城市让人家笑话。”

原来我穿着这件衣服感觉还可以,经林惠一说,我顿觉浑身的不自在,我说:“林惠姐,俺刚出来还没有工作,不能乱花钱。”

林惠说:“文梦,来北京就要学会说普通话,别总是一口的山东腔。”

我的脸红了起来,我知道我们胶东话有点土。

林惠看我一脸的难为情,又说“你别管了,赶明我去百货大楼给你买。”

我心里一热,一边洗碗一边说:“林惠姐,不用了,俺有衣服穿。”

林惠又说:“在城里和农村不一样,要穿得体面些,有时间我教教你化妆吧。”

我笑着看林惠,怎么看怎么好看,真是个美人,性格直爽又不娇柔。

我婉拒了她的好意:“谢谢林惠姐,真的不用,我带的衣服可以穿。”

二哥走出来对林惠说:“外面风大,进屋歇会。”二哥手拽着林惠走进了他的房间,插上门闩。

二爹看到高声喊道:“老二,你们干嘛?”

二哥不耐烦地嚷道:“还能干嘛,我们休息一会。”

二爹走过去,冲着屋子大声说道:“休息就休息,干嘛插上门,把门打开。”

二哥打开门看着老爷子,生气的半天不说话。林惠不满地说:“叔叔,我们是在谈恋爱,我们需要单独在一起呆会,这个你也要管呀?

二哥知道二爹的脾气,他生气地拉着林惠出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二哥和林惠回家对二爹二妈讲,他们想结婚了。

北京人的习俗在结婚前,男方家长要带着礼物去女方家拜访,一般都带着点心匣子和水果,双方家长一起商定两个年轻人的婚期。

那个年代,一般是男方家太原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出三大件,彩电、冰箱、洗衣机,女方家里条件好的陪嫁席梦思床、衣柜、梳妆台什么的,还有铺的盖的,都是双方家长商量着置办。

二爹和二妈商量后,答应星期六晚上去林惠家。

林惠临走时对二爹说:“叔叔,那我们就算订好了。我回家和我爸妈打个招呼,让他们提前准备一下。”

星期六晚上,二哥和二爹二妈一起去林惠家,二爹什么都没准备,二哥看着不像那么回事,他问二爹:“爸,北京人的老礼第一次去女孩家里要带礼物的,不能空手去见亲家。”

二爹说:“哪里有这么多讲究?”

二妈也跟着二哥一起劝二爹:“老头子,我们第一次登门去小林家空着手不好,还是出去买盒点心和水果带着吧。”

二爹并不理会二妈的话,他对二哥说:“以前去你大嫂家,我们也没带什么,人家照样很热忱。”

二哥急了:“爸,你是真不懂礼数还是装傻,你也太抠门了,哪有你这么做家长的,看没过门的亲家不带点礼品像什么,老话讲的好要礼尚往来嘛。”

二爹来气了:“我没这个习惯,要不我就不去了。”

二哥只好软下来:“日子都是提前订好了的,林家人都准备晚饭了,你说不去就不去?真有你的。算了,不买就算了,我们走吧!”

二哥感觉空着手还是有点难为情,走在半路上看到路旁的稻香村店,进去买了个点心匣子拿着。

林惠的家住在南锣鼓巷一个大杂院里,走进一个圆拱仿古门楼一直往里走,在院里最里面的东侧,房子三十多个平方,仿古的建筑屋子足有四米多高,离地一米左右的灰砖砌成的地基,上面是一片玻璃窗户,显得很敞亮。林惠父亲长得高大结实,以前在阀门厂工作,现已经退休在家,身体看起来不错。她的妈妈是个中学教师,身体略显单薄,穿着一套可体的灰色套裙。淡眉凤眼,不难看出,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坯子,林惠是家里的独生女儿。

林惠父亲热情地拉着二爹的手,把他们迎进屋,外屋稍大一些,是林惠父母住的地方。在屋子的北侧有一个双人床,东侧安放着一个布艺沙发,旁边放着万宝牌绿色冰箱,冰箱上面的一个玻璃花瓶上放着一束干花,感觉到了这家活的比较雅致,中间的空当放了一张餐桌。

林惠的父亲领着二爹二妈坐在沙发上,林惠的妈妈张罗着给二爹二妈到茶水,林惠父亲满脸堆笑地看着二爹说不出话,他抬手递给二爹香烟,二爹表示不抽烟没有接,他可能听韩姐回家说过二妈抽烟,上前给二妈点上一支香烟,他们说着客套话聊着家常。

林惠妈妈精心地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宴,林惠和二哥把菜从外屋厨房端进来,摆了一桌子,林惠妈妈拿出了两瓶两斤装的大可乐,林惠父亲招呼二爹二妈前来坐下,他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陈年茅台。

二爹说:“老伙计,这酒太贵了,不要打开,我现在已经不喝酒了。”

二妈也说:“老头子的心脏不好,医生不让他喝酒。”

林惠的父亲坚持说河南省胸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今儿难得高兴,还是喝两杯吧。”

二爹说:“也好,那就开瓶二锅头吧。”

林惠父亲执意打开:“亲家,你是我家的贵客,这酒就是为你准备的。”说着给二爹倒上了满满一杯,二哥从林惠父亲手里接过酒杯,给林惠父亲倒了一杯,林母示意二哥自己也满上一起喝。

林惠不停地给二妈碗里夹菜。

林惠父亲手里端着酒杯对二爹说:“亲家,你是个军官,和你家结亲,我们也算是高攀了,我就这一个女儿,我想好了,彩电、洗衣机我给他们置办,你就放心吧。”

二爹高兴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对林惠的父亲说:“老弟能这样做太好了,这可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你家条件比我好,你们多帮助他们吧,实话跟你说,我家孩子多,我没存下什么钱,真拿不出钱来给他们。

林惠父亲咽下口中的酒接着说:“我知道,我们不会让两个孩子过苦日子,我就这一个女儿,女儿是我的心头肉,能帮忙的我会尽力的。”说完他也跟着喝下了杯中酒,二哥拿起酒瓶给他们都满上。

林母对二妈说:“两个孩子认识这么多年了情投意合,眼下就要结婚了,我们心里也高兴。他们想在五一结婚,我们家也没什么意见,你家孩子多,不能帮他们置办没关系,我家就一个女儿,我们多尽力就是了。”

二妈说:“那感情好啊,你放心,等林惠进了我们家门,我会好好对待她的。”

林母赶紧说:“那就多谢了,女儿在家让我们宠惯坏了,要是惹你们生气了,你们二老还要多担待。”说完林母把可乐倒进了二妈的杯子里。

二妈赶忙说:“林惠这孩子心底善良,她对我们家老二好,我们都看在眼里。”

林惠的父亲喝得高兴了,对二爹说:“亲家,你们家二小子找我家姑娘算找着了,不是我当父亲的夸口,我姑娘不光长得拿得出手,心眼也不赖啊,这孩子干什么像什么,在单位年年拿先进。”

二爹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林惠父亲说:“你这话不对,你家姑娘长得好不好看先不说,她太爱虚荣,�意恋没�里胡哨的,整天涂脂抹粉的,人也不勤快,到我家净挑好的吃,不爱干活。”

二妈用手扯了一下二爹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讲下去。林惠对二爹说:“叔叔,你别说了,以后结了婚,我多干活就是了。”

二哥也对我二爹说:“爸,以后我们家里的活我多干些,你就别再说了。

林惠父亲的脸色一下子沉重下来,自顾自地端起杯喝酒。

二爹继续说:“以后还要多调教她,这么涂脂抹粉的可不行,没法好好过日子。”

林惠父亲把杯中的酒一口喝下去,离开了饭桌走了出去,林惠放下筷子追了出去,韩母的脸色有些僵硬,低着头喝饮料没再说话,大家愣在那里没法再进行下去。

二妈说:“林惠妈妈你别生气,我家老赵脾气直,不会说话,你千万别忘心里去。”

林母说:“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关于两个孩子的婚癫痫病有什么新的治疗方法事,我和孩子他爸再商量一下。”

订婚宴就这样不欢而散。

第二天我们正要吃晚饭,二哥回来了。他在外面喝了酒脸色涨红,我帮他拿了碗和筷子,让他坐下吃饭。

二哥看也没看我往他的屋里走,边走边生气地说:“吃什么吃?林惠提出分手了,我吃什么呀?”听着二哥的声音有些哽咽。

二妈走过去追问他:“老二,林惠说什么了?”

二哥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有你们这么做父母的吗?去人家里不带礼品就算了,人家好酒好菜款待你们,你们到把人家姑娘说的一钱不值,平时你们怎么说,林惠都不介意,哪有跑到人家里胡说的,你们是成心想拆散我们。”

二妈也感觉二爹做的不妥,对二爹说:“老头子,你昨天说话确实的是欠思量,没你这么说话的。”

二爹对二哥说:“老二,你说我那句话说的不是真的,我一点也没有委屈她,林惠就是懒,就是爱打扮,我还说屈了她啦?”

二哥不满地看着二爹,半天才对他说:“现在你把我的婚事搅黄了,你舒心了吧?哪有你这样的父亲,跑到人家里胡说八道的编排人,林惠她爸都被你气病了。***妈说了,如果林惠执意跟我结婚,就再也不认她这个女儿。现在林惠也跟我说了,就冲你,她也不想和我结婚,你平时说话夹枪带棒地损她,她都忍了,没想到在她父母面前也不给她面子。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的亲爸,我这后妈对我们都比你对我们好。林惠说了,现在没结婚你就挑刺,结了婚还不知道怎么着呢?”

二爹生气地把筷子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她不愿意结婚就不结婚,你跟我吵什么?我看你俩不结婚最好,要是结了婚在一起日子也没法过”

二妈劝二爹:“老头子,孩子心里不好受,你就少说几句吧。”

二哥高声地对二爹喊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们在一起过不好日子?都是你,毁了我的,林惠对我多好啊,你知道我喜欢她。除了她,我再上哪找这么好的姑娘,爸,我恨死你了。”

二爹高声嚷道:“你小子就是没出息,有能耐你找林惠嚷去,我是你老子,我还说不得你们了。”

二哥的泪水溢出眼眶,看二爹的眼神有些敌视:“别人家的家长都盼着儿子结婚成家,没见过像你这样做家长的,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搞破坏,真不明白你这是为什么?”

二妈劝二哥:“小二,你还是找林惠好好谈谈吧。”

二哥摸了一把眼泪黯然地说:“晚了,一切都结束了。”

二爹走过去指着二哥说:“看看你这个熊样吧,哭什么哭?长点出息吧,像林惠这样好吃懒做的姑娘你养得起吗?我看趁早分开的好。”

二妈拦住了二爹:你不能这样说孩子。

二爹不满地对二妈说:我说的有什么问题?难不成我做错了?

二哥转身打开门又狠狠地摔了一下,身后传来刺耳地“咣咣咣”的响声,二哥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