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破酥包 > 内容详情

晨跑的力量叙事散文

时间:2020-09-30来源:亦可宗也网 -[收藏本文]

我算不上晨跑爱好者,只有过断断续续的几段晨跑,每一段都有着不同的推动力量。

中学时候,有过一段晨跑。

天气越来越冷,睡上铺的哥们儿约我晨跑。心头一热,我爽快答应了,可在之后的日子里,几乎都在为这一爽快答应而后悔。冬日的黎明前,热被窝的吸引力实在难以抗拒,而每当他起床弄出动静的时候,这股吸引力更加强烈。他穿好衣服下到地上,轻轻拍醒我的时候,我总是在心里嘟囔着:“你要是忘了我该多好”。然而,我实在不好意思“下软蛋”,总是硬着头皮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哆嗦着冲进黑暗。

跨过大渡河,奔向楠桠河,到温泉宾馆折回,这是每天的晨跑路程。被“拖着”跑步,心里有莫名的枯燥与无奈失神小发作能自愈吗。路灯一盏又一盏,一样的清冷;一双影子从脚下出现,越拉越长,又消失在下一盏灯的光亮里,一样的单调;体内的热变成颗颗汗珠,不断在额头长大,再慢慢从脸颊滚落,画出一条条痒痒的小河,也难有多大新意。那个温泉宾馆就是心理上的终点,不仅因为到那儿就可以往回跑,还因为里面有热气腾腾的温泉水,想着也舒服。

这段充满悔意的晨跑坚持到了那年寒假。后来考取了师范校,其间有过两年的晨跑。不同的是,这段晨跑有着甜蜜的动力,因为她就在坚持晨跑。

出学校绕过两条大街,冲上张家山的陡坡,下山后再从近道返回学校,每天的路径似乎串起了北斗七星。大街两旁的法国梧桐整齐列队,宽大的树冠隐约透下依稀的灯光。在微弱的光线里寻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为您盘点癫痫患者不能喝的饮料、不能吃的药物找那熟悉的身影,等到确认是她,赶紧挥挥手打个招呼。那种期待占据了整个心灵,那种感觉不亚于第一个冲过百米赛跑的终点,一整天都会精神爽朗。要是哪一天没有见到,那份焦急和失落,又将带来整日的沉闷。

后来,她成了我的爱人。

再后来,当年的温泉宾馆被拆掉建成了楼房,其中的几间屋成为我们的家。搬家那天,我突然怀念脚下曾经雾气升腾的淋浴室。冬天里,总是在脏得像泥猴的时候,我们这帮农村娃才结伴去那里冲个彻底。更有意思的是,曾经的晨跑终点,现在变成了起点。

然而新起点开始的晨跑并未马上开始,一天天推迟到儿子八九岁的时候。

生长在钢筋水泥框子里的孩子,没有我们小时郑州癫痫病治疗医院候漫山遍野的野跑,也没有三五成群跳房踢毽子的嬉戏,更恼火的是几乎没上过两节像样的体育课。带着一种隐忧,我说服儿子跟我一起晨跑。父子俩并肩跑步,确是一道不多的风景,每天都会收获晨练族们赞许的目光。那段晨跑从暑假开始,只坚持到了深秋。但在那些日子里,我一点点教会他跳绳,还教给了他蹲踞式起跑、蛙跳、弓步、压腿等基本的体育常识。之后,他不再惧怕体育课,而且逐渐爱上了运动,如今已是一名篮球迷。

现在正在进行着的晨跑,开始于半年前,每天距离约5公里。这次,是被爱人拎着跑的。

“年入不惑,该运动了。” 我深懂着理论,却懒得落在行动上,总是摆出没时间、没场地等一大摊客观原因。为了拎我起来,爱人也算晓北京专治癫痫医院在哪之以理、动之以情,威逼加利诱,最后用上了“科技手段”——推荐我用上了一款手机计步软件,每天在朋友圈里PK,儿戏一般的比拼居然让我乖乖离开了早上的热被窝。

刚被拎起的时候,也有过中学时代的不情愿,但很快又变成了很乐意。这种转变,在夫妻并肩跃动的影子中,在与晨跑熟人挥手示意中,在额头滴落的汗珠里,也在一口口新鲜的空气中,在一阵阵哗哗的流水声里,还在那酣畅淋漓的热水澡里……到现在,要是有几天没跑,身体就会以各种不适发出警告,而在一阵奔跑之后,状况全无。晨跑正在变得不可缺少,我也开始扮演督促爱人的角色。

数九寒天,阴冷异常,而路灯下肩并肩的跃动,总有一股强劲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