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卫斯理 > 内容详情

公主请休夫:(36)皇姐,还需要你写封休书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亦可宗也网 -[收藏本文]

  01

  牢房门打开。

  阿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方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步走进去。

  牢房里一灯如豆,光线昏暗。有酸臭难闻的气味。有老鼠乱蹿。

  这是曾经关押她的牢房,现在,里面却关押着她的驸马。而这旨意,是她亲口所下。

  宋逸辰看着华裳丽服的她一步步走近,嘴角慢慢上弯,弯成一轮好看的上弦月。

  这是阿糖最喜欢看的笑容。

  可是这一次,她却差一点在这笑容里落泪。她终于在他面前站定,默默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宋逸辰环顾了一下四周,道:“能住在你曾经住过的地方,在这里休会你曾经的绝望与悲伤,真好。”

  阿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道:“我不曾真正绝望,因为我知道你会救我。可是你没有我那么幸运,没有人能救你。驸马,我们一起远走高飞,找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做最平凡的夫妻,好吗?”

  “不好。”宋逸辰看着她,良久,吐出这两个字。

  阿糖的泪,终于落下来。这一次,是真正绝望的泪水。

  驸马连最后一点可能也要斩断。

  “阿糖,别哭。”见她哭,宋逸辰的声音忽然就柔了下去,他伸手,试图帮她擦干眼泪,那眼泪却越擦越多,越擦越多。

  宋逸辰不得不用双手去帮她擦。一边擦着,他的眼泪也一滴滴落在衣襟上。

  他暗哑着声音道:“阿糖,别哭,你没有选择。你唯有不放弃权力,才能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阿糖,不要心软,记住,你若心软,便会将自己置于险境。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险,我不想你再受任何苦难。”

  阿糖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他掌间,像火一样,烧着他的心。

  忍了太久,阿糖已经快要忘记怎么哭。这泪水一旦决堤,便再也停不下来。

  宋逸辰不再做无用功,松开她,缓缓垂下双手。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哭。能看着她哭也是好的。

  阿糖终于慢慢地止了眼泪。

  她微微仰头,望着他,问:“驸马,阿糖到底要怎么办?”

  宋逸辰轻弯唇角:“你只有一条路——休夫!”

  “可是驸马,我们说好了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我还说过恨你呢。”

  “……”

  阿糖终于明白,所有的侥幸都是痴心妄想。驸马要做的事,从来都让人无法反驳。

  以前是,现在也是。

  “驸马……”阿糖有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阿糖,别犹豫了。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希望,你可以活得癫痫发作的急救办法像个真正的公主,不被人羞辱,不被人陷害,不被任何人左右,可以完全按照你自己的心愿,随心所欲地活着。”

  “我想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和你在一起。”

  这一刻,她忽然痛恨自己的公主身份。

  02

  “阿糖——”宋逸辰的喉结动了动,声音也变得暗哑“我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站在你身边了。”

  “那我要怎么处置你?”阿糖提高音量,声音里带着怒意。

  驸马,你为什么一定要逼着我休夫?你为什么一定要处处为我着想?你就不能任性一次,为自己想一次吗?

  “听闻岭南之地风景绮丽,若能在那里度过一生,一定是件很美的事。”宋逸辰轻轻吐出这几个字,然后闭上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阿糖一脸悲伤。

  原来,驸马想到了所有的结果,他从来都不曾心存侥幸。或者说,他从来都很清楚,自己会承担怎样的后果。

  只是,知道了,依然义无反顾。不会因为这结果,而有半分退缩。

  阿糖的声音有些颤抖:“驸马,你不想我受任何苦难,可是你呢?此后漫漫岁月,会有多少的苦等着你啊。驸马,阿糖会心疼的。”

  宋逸辰努力想笑,挤出的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他说:“阿糖,这就算弥补我对你的亏欠吧。我让你受了太多的苦,现在,让我也受些苦。我曾经没有珍惜你,这算是惩罚。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阿糖摇头:“不是的驸马。和你在一起每一天,虽然有苦,我依然觉得很甜。可是,一想到以后你不在我身边,即使一切都美满,我还是会觉得很苦。驸马,有你在,便是甜蜜无限,你不在,便是愁云惨淡。”

  “阿糖。”宋逸辰怔了怔,努力地想要压制某种情绪,最终,只轻轻地说,“忘了我,一定还有人值得你去爱的。”

  阿糖的心被这句话击得一阵痉挛。她不可置信地盯着驸马。

  难怪他不肯碰自己,原来,竟是藏着这样的心思。

  不仅仅是预料到他们的结局,还希望,她能够以清白之身再嫁良人。他总是为她想得如此深远!阿糖的眼泪再次滑落。

  “阿糖,不要自责。非你薄情,只是这大好河山,总要有主人,这天下苍生,总得有人去担负。你承担的已经够多了,自古情义两难全,你不要难为自己,不要想我,一心一意做好你的摄政公主。”宋逸辰看着她,缓缓道。

  阿糖咧开嘴,想笑,却有眼泪落在唇角。是啊,摄政公主与驸马之间,她最终要选择前者。

  可这选择,会让她终生不得快乐。因为这对驸马是一种背叛,对爱情是一种背叛。她为了前途亲手毁掉爱情,多么可耻!

  他居然想到了这一点,居然还担心她自责难过。她自责难过不是活该吗?

  宋逸辰一脸怜惜地看着她,良久,缓缓道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怎么样你知道吗:“阿糖,出去吧,这牢房污浊,不要弄脏了你的衣服。我喜欢看你美丽干净的样子。”

  阿糖看着他,眼泪纷飞。这样的话,她曾经对安宁王说过,那样的恣意嘲讽。可如今驸马说出来,为何满满的全是悲伤与无奈?

  宋逸辰也看着她。他要记住她所有的样子,欢笑的,哭泣的,悲伤的,恼怒的……他都要统统记住。

  此后天高水远,岁月漫漫,孤独寂寞寒,想起她的样子,心不会冷,日子不会绝望,人生有了念想。伴着回忆度过一生,回忆里全是她,多好啊。

  “公主请回吧。”他的语气里已经有了淡淡的疏离。

  既然从此后,再无相见之期,不如从这一刻,便疏离。

  阿糖仰起头,让眼泪慢慢倒流,一直流回到心里。然后,她慢慢转身。慢慢向外走。

  03

  他看着她的背影一点点远离,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他忽然忍不住在身后轻唤:“阿糖。”

  她身体轻轻一颤。回头。眼里有惊喜闪现。

  可他看着她,最终,只淡淡地说:“保重。”

  她眼里的惊喜慢慢被悲伤掩盖。她想给他一个笑容,当作最后的怀念。

  他一定希望看到她笑。她酝酿了很久,终于慢慢地挤出一抹笑意。

  驸马,阿糖会保重的。你也要保重!

  笑完,她转头,大步跨出牢门。外面,早已黑压压地跪了一群人。

  从公主府到牢房,这些大臣们誓死相逼。这朗朗乾坤,竟是再也容不下她的驸马!

  阿糖面向众人,微微仰起头,大声道:“驸马yin乱后宫,罪不可赦。即日起,削去驸马称谓及一切职务,发配岭南!”

  岭南地处偏远,环境恶劣,只有罪大恶极之人,才会被发配到那里。

  片刻沉默后,人群激动欢呼。

  “公主英明!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牢房里的宋逸辰,听到这些声音,嘴角终于慢慢上弯,弯成一轮好看的上弦月。

  随即,牢房门重重关上。将公主与驸马切割在不同的世界里,

  一个沐在光明里,一个隐在黑暗里。

  震天的歌颂声里,阿糖穿过人群,快步走出皇宫。

  每一步,都沉重如铁。

  从不在人前掉的泪,终于在远离人群的那一刻,汹涌而下。

  她没有抬头逼回眼泪,也没有伸手擦。她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驸马,从此后,山高水远,苦难无数。阿糖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保重!

  阿糖没有坐马车。她就那样一路疾走,绕着京城,漫无目的地走。

  从此后,再没有人说她傻说她笨。

  从此后,再没有人每天换着花样昆明市那个医院治癫痫病很好喊公主请休夫。

  从此后,再没有人挑剔公主府里的青菜长得不好看。

  从此后,再没有人时时想着给她挖坑。

  从此后……

  可是,从此后,公主府再也不叫家。

  驸马啊,你终究还是给阿糖挖了一个最大的坑。

  04

  直到天亮时,阿糖才终于回到公主府。

  她精疲力尽,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但是,小皇上却在府里等着她。

  “皇姐,你再不回来,朕就要派御林军出去寻了。”小皇上一脸焦灼,面容疲惫,竟也像一夜未睡的样子。

  看着面前的小皇上,阿糖不得不回到现实,来面对这一切。

  “皇上怎么不早朝?”开口时,才发现声音早已嘶哑。

  小皇上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嘟着嘴道:“公主不在,谁会听朕的!”

  阿糖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是啊,皇上年幼,所有政事,都等着她这个摄政公主做主呢。

  能留给她悲伤的时间,根本不多。

  “明日,皇姐一定会准时上朝。”她做出承诺。小皇上听见这话,咧开嘴笑了。

  “皇上先回吧,我想睡一会儿。”阿糖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她多么希望,一觉醒来,驸马就会笑意吟吟地坐在她的榻边。

  小皇上却站着不走,许久,方道:“皇姐,还需要你写封休书。”

  阿糖豁然转头,瞪着他。那番话说出口已是千难万难,现在,还要她亲手写休书?

  她知道这是必须走的程序,可为什么心里如此抵触呢?

  “就知道会让皇姐为难,朕已经代皇姐写好了,皇姐只需签上名字就好。”小皇上很是善解人意地从袖中掏出一卷纸,在阿糖面前铺开。

  阿糖只轻轻扫一眼,心便是一痛。

  “皇姐,签字吧。”见她站着没动,小皇上又把笔递到她手中。

  阿糖接过笔,却怎么也落不下。

  05

  “皇姐,驸马只愿一切尽快结束,你就不要再拖了。”小皇上看着阿糖,一脸忧伤。

  是啊,迟早要结束的,拖有什么用呢?

  阿糖终于下笔,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短短的几个字,却让她用力到虚脱。似乎每写一笔,驸马便离自己远一寸。

  写完后,笔从手中无力滑落。

  小皇上将休书重新卷起来,重新装进衣袖里,这才看着阿糖说:“皇姐,驸马只有一个要求,上路之时,不许公主相送。”

  阿糖微微一笑。

  果真是驸马的风格啊。所有的狼狈,都不愿意让她看见。

  也好,就让他始终癫痫病小的时候有那些症状保持清高冷傲的模样,就让他在她心里,始终美好如初,不染尘埃。

  许久,小皇上幽幽道:“皇姐,你真的有一位好驸马。”

  阿糖苦涩一笑:“可是我已经失去了他。”

  她宁愿他不是一位好驸马。

  正因为他太好,她才失去了他。

  她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了他。

  往期精彩:

  公主请休夫:(1)驸马很奇葩

  公主请休夫:(2)驸马果真很坑老婆

  公主请休夫:(3)媒人不好当

  公主请休夫:(4)是你眼睛瞎

  公主请休夫:(5)基情满天飞

  公主请休夫:(6)太后真慈祥

  公主请休夫:(7)驸马有情况

  公主请休夫:(8)公主要自强

  公主请休夫:(9)和太后斗法

  公主请休夫:(10)驸马的风流债

  公主请休夫:(11)公主为何会失忆

  公主请休夫:(12)太后下的什么药呢

  公主请休夫:(13)不读书,那就休夫吧

  公主请休夫:(14)驸马,我和你娘有什么过节吗?

  公主请休夫:(15)驸马真的很坑老婆

  公主请休夫:(16)今晚我们睡一个房间

  公主请休夫:(17)公主很低调

  公主请休夫:(18)公主,你越来越丑了

  公主请休夫:(19)驸马,你为何讨厌我

  公主请休夫:(20)为何总遇刺

  公主请休夫:(21)驸马他居然泡妞

  公主请休夫:(22)驸马果真有秘密

  公主请休夫:(23)公主要出征

  公主请休夫:(24)出征前的一吻

  公主请休夫:(25)将军好寒冷

  公主请休夫:(26)公主打胜仗

  公主请休夫:(27)公主打胜仗安宁王来了,公主却要回京了

  公主请休夫:(28)驸马变了

  公主请休夫:(29)驸马终于表白公主了

  公主请休夫:(30)我喜欢驸马

  公主请休夫:(31)公主被诬陷入狱

  公主请休夫:(32)在牢房苦苦煎熬的公主

  公主请休夫:(33)驸马真无耻

  公主请休夫:(34)驸马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公主请休夫:(35)驸马的身份被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