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丈人曰 > 内容详情

憋出来的病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亦可宗也网 -[收藏本文]

  阅历,是个好东西。

  同样一件坏事情,摊在不同年龄层段的人身上,摊在不同的人身上,所造成的影响程度是有区别的,处理方式也有很大的区别。

  有的人能迅速化解负面能量,心里不留什么痕迹,丝毫不受负能量的影响。而有的人则被负能量纠缠着,苦苦挣扎,仍不得出,甚至越陷越深。

  当年,十四五岁的我,显然属于后者。

  现在想去,当时要是能有个人拉我一把,帮我渡过心理难关,我应该很快就会走出沼泽。

  可是,并没有人,也没有外力出现。

  学校只注重成绩,并不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也没有关注的意识。家长对这块也不懂,也正是如此,学生的心理一旦出了问题,只能靠自己化解。

  化解掉了,还好。化解不掉的话,可能就会越陷越深,最后,可能会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走向极端,走向自我毁灭。

  真到了那一天,孩子没了,家长声讨学校,学校表示很无辜,大家都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都一头雾水,觉得孩子平时还蛮老抽风就一定是癫痫吗?实的,怎么就走向绝路了呢?

  事实上,悲剧在此之前就早已埋下了伏笔。

  我最讨厌老师的一个观点:别家的孩子都能顶住压力,就你家孩子矫情!

  这句话,是很非常相当极度超级愚蠢的。

  十个手指,还有长短呢,每个孩子的抗压能力肯定是有区别的。如果作为老师非要坚持,别人的孩子怎么怎么样,你家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怎么怎么样,那我也只好跟你抬杠到底了。

  别的老师都教高中教大学,你为啥只配教个小学中学?别的老师都能把工作和家庭顾及得很好,你为啥每天都处于焦虑当中?

  别人教书,你也教书,为啥别人桃李满天下,而你教出来的都是些歪瓜裂枣?

  别的老师很受学生的喜爱,为啥总有学生在背后骂你呢?

  再或者,别人都不感冒,就你感冒,你咋那么矫情?别人身高都1米8以上,你咋连1米7都没有呢?

  别人静默状态下都10厘米以上,为啥你在兴奋状态下也只是可怜的3cm呢,还特么是约等于........

  这些都是在抬杠,好玩不?儿童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一点都不好玩。所以,不要总抬杠,那除了证明了自己的愚蠢,其余什么都证明不了。

  且,老师所谓的‘别家孩子都能扛住压力’,这句话是以什么作为判断依据的呢?

  看上去,学生们一切都正常,是吗?

  看上去正常,就真的正常吗?

  我可以很负责地说,很多学生表面上看上去,的确一切正常。事实上,心理上可能早已经出现了问题,只是他们不愿意说出来,一直憋在心理罢了,也没有人可以倾诉,只好憋着。

  就像当年的我,老师和家长都认为我一切正常,谁也没想到,我的心理偏偏就出了问题。

  有一次,实在憋得慌,便到电话亭跟父亲打电话,我也没说心里话,就是问问家里的情况。

  父亲跟我说,不要挂念家里,你搁学校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高中。

  我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地敷衍了几句。

  在挂断电话之前,父亲告诉我一个喜讯:家里新买了一台冰箱,新飞的。等放暑假回家,你们几个孩子就有冷饮吃了,到时候,我去批发点雪糕放在冰箱里,想啥时候吃,就啥时候吃梧州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

  在听到这个喜讯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却是:这个冰箱,可能是父亲偷的。越想,就越是坚定自己的想法。

  现在看去,那时候,我的心理显然已经出了问题。

  当时,我也隐约认识到自己出了问题,但又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种胡思乱想,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一时压抑导致的情绪低迷,是失眠或内分泌失调导致的精神错乱,还是病症?

  尽管隐隐约约知道了问题的存在,却找不到症结,也没有能力自我救赎。许多时候,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可是,静下来的时候,又开始想这想那的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

  心中一直有着两个我,这个我始终都战不胜那个我,于是,一天又一天就那样式活在折磨里。

  得亏有强子陪着我,多多少少算是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那时节,放学之后,我们常常到街上的台球室打台球。当年,我的台球打得好,轮到我出杆,基本就意味着此局就要结束。

  一杆子把球清得差不多,对于我来说,很正常。

  小时候,我家就有台癫痫病的发病症状球桌,在我还没有球杆高的时候,就开始玩台球了,算是有点童子功。

  个子矮,有的球够不到,就侧身趴在球桌上打。

  我打台球有瘾,高中的时候也是如此,经常逃课从上午玩到晚上,虎口的位置都被球杆磨出了水泡,就那还得玩,戴上手套就是了。

  这些都是后话。

  其时,我和强子每天玩台球,是我最开心的时刻。那时的我,好胜心强,总想着赢,并在赢的过程中获取快感,情绪也会好很多,不再胡思乱想。

  很多心理障碍都是憋出来的,并在‘憋’的状态下愈演愈烈,越陷越深。

  如果能找到一个兴趣,每天围着自己的兴趣转悠,自然也就不会深陷精神的沼泽,郁郁不得出了。

  跟强子一起打台球,就是我的兴趣。

  可是,好景不长,强子就出了事,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在省城治疗。从此,再也不能陪我打球了。

  这些听起来有些巧合有些荒诞的事情,偏偏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边,并深深地印在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心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