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破酥包 > 内容详情

风带来的慰安 -

时间:2020-11-21来源:亦可宗也网 -[收藏本文]

  晚轻悄悄地掠过脸颊,送上远方温馨的呼唤;焦灼的人儿,也求你带去她的慰安。

  分明躲着一朵羞涩的儿,被绿叶簇拥着,略带粉色。不经意间,风已萦绕在耳畔,悄悄地传话:“天冷了,多加件衣服。”“爸,妈,别担心,不冷!”我得告诉几颗流星,告诉秋风,求它们带去话。

  每年这个,我都异常地怕冷。但每次都在爸睡觉时频繁抽搐的原因妈的细心的“包裹”下,躲过一劫又一劫。也不例外,但我却感觉比以往暖和了好多倍,揪着的心总被烧灼着。上帝总是这样:为了眷顾我,而让周边的人为我心疼。

  那是一个很冷很冷的下着大的秋夜,的晚自习正好下课,我便蜷着身子趴在桌上睡觉,寒风一阵一阵地向我袭来。好冷!我好想家!以往这个时候穿短袖,我会毫不犹豫地骂是。可谁叫自己丢三落四,不准备厚点的衣物……

  想着想着,突然感觉有人在叫我。“颠痫病的病因是什么妈!”我条件反射地叫出了声。好久没听见着再不过的声音了。我以为是幻听,可循声望去,真的就站在教室门口,向我招手。刹那间,我感到眼眶中有股滚热的东西正蠢蠢欲动。

  “丫头,还说不冷,瞧嗓音都变了,肯定感冒了。还好你给你送来了厚衣服和水果……”妈一边心疼地说着,一边又心疼地撩着我散在两鬓的头发。我清楚地看见妈妈的发丝上还洒着数不清的晶莹的小水滴。她的周身还透着凉气。“天这么黑,还下着雨,路又这么远,你们怎孩子抽出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么就来了。我不是说过我不冷吗?”我尽量掩饰着因感冒而变的沙哑的嗓音,我好想跑出去,让泪水放肆地泛滥。但我还是尽量抑制着,我不想让他们再增添一倍的心疼。“爸爸呢,他在哪儿?”我又想起了始终未露面的爸爸。“你爸呀,还是老样子,他不愿出现在这种场合里,他在下面等着呢!”听妈这样说,我望了望黑夜中可以看得分明的大颗大颗的水珠,我哽咽着几乎快要窒息。

  “叮铃铃……”无情的上课铃终于响起来了。也许我应它把我从这癫痫发作是大脑怎么了“泛滥的”中解救出来,虽说有诸多的不愿。

  “好了,别傻站着,去上课吧,记住,天冷了,多穿些衣服。”说完,妈妈便下楼去了。我目送着她的身影,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滚落了下来,突然,我感觉暖和多了好多……

  秋风萧瑟之夜,伫立于窗前,我分明地瞧见一簇绿叶紧裹着一朵羞红的花儿。秋风打着绿叶沙沙地响,携花儿酸涩的笑语,悄悄地汇成一曲温馨无悔的交响乐,不时于我的脑奏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