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请轻之 > 内容详情

爱情计中计

时间:2021-10-06来源:亦可宗也网 -[收藏本文]

  1
  
  炫目的阳光照进来,正照在窗前的王妙思身上,透过她身上薄薄的裙纱,里面丰满的胸部和健美的大腿似隐若现。钟易看呆了,这个新来的女人真是太性感漂亮了。
  
  妙思正在整理文件,她回过头来,冲着钟易妩媚地笑。阳光下,她光洁的皮肤好像透明的,钟易迅速有了生理反应。这个时候,容丽应该还在上海,作为正常的男人,怎么能抵得过这样活色生香的诱惑?
  
  王妙思身形灵活得像条鱼,几次马上要捏到手中,又像鱼一样滑走。钟易焦灼难耐,一边骂着:“小妖精,看我不捉住你好好收拾。”一边气喘吁吁跟妙思在桌椅、花盆间玩老鹰捉小鸡。
  
  妙思格格笑着、跑着,满房的春色暧昧,最终还是被钟易捉住了,被他强悍地按倒在地。地上那皮肤鲜嫩的人儿,钟易真想把她活吞下去。
  
  门突然被撞开了,是容丽铁青的面容,空气凝固了……
  
  出轨是摧毁爱情底线的东西,钟易终于冒犯了它。
  
  2
  
  这段时间,钟易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要不要解决容丽?
  
  自己偷腥的事被容丽发现后,王妙思被炒了鱿鱼。丢掉一个漂亮女人无所谓,但钟易发现自己在公司的权力被权大于他的容丽剥夺了,而且容丽在悄悄转移财产。钟易很了解容丽,他们的分手之日不远了!分手的时候,容丽还会让他很惨。
  
  表面上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感情已到边缘,容丽向来就是这样可怕,出阴招让人完蛋。
  
  钟易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然而三天后,在这团乱麻里,他理出了一条思绪,有一个罪恶的计划在心中成熟:杀了容丽。只有她死了,自己才能活得快活,才能不失去丰厚的财产。
  
  可是他如何能杀死容丽,又可以处身世外?
  
  他想起了曾经在网上浏览到的那个“杀人公司”,真的有这种给钱就愿意杀人的公司吗?
  
  钟易决定去跟帖试探。
  陕西哪家癫痫医院>   一切容易得令钟易意外,杀人公司立即和钟易进行了网上洽谈。
  
  不需要出示真实身份,只需提供被谋杀者的身份和往指定的账户打进2万元预订金,事成后再打进余下8万,一切就OK了。
  
  一切谈妥后,钟易重重地靠到椅背上:这世上什么最轻贱,人命!什么最不值钱,所谓爱情!
  
  钟易闭上眼睛,冷笑着,想象着容丽死后自己的快乐生活。有什么结局会比这个更好呢?爱情那玩意,什么也不是,最多价值10万。
  
  容丽“临死”那天晚上,钟易和她极尽缠绵,他要最后一次享受她。其实她很美,圆嘟嘟的嘴唇、修长的大腿、饱满的胸部,钟易曾经为了她残忍地抛弃了另一个女人,可现在,为什么这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世上最不值钱的是爱情,保鲜期最短的也是爱情啊。
  
  3
  
  十天后,容丽真的死了!
  
  这就是杀人公司的办事效率。
  
  容丽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医生的检验结果是心脏病突发。容丽有心脏病吗?她那样生龙活虎、精力旺盛,但是这一切有什么关系呢?钟易要的只是结局。
  
  白布掀开了,病床上容丽的脸一片青灰,钟易打了个冷战,这种脸色似曾相识,自己绝对不是第一次看到。
  
  钟易很快把剩下的8万元打进了“杀人公司”账户,这一切他要快快了结。
  
  真的能了结吗?钟易在后怕:“世上真有这样的公司吗?那么,再有钱有势的人,只要被收买,立刻会命悬一线。自己当然也有许多仇家,会不会有一天也成为杀人公司的谋杀对象呢?”
  
  钟易决定追查,可结果是一无所获,账户所用的身份证早已宣布死亡,帖吧的IP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网吧。没有人那么傻,会留下供人追查的线索。
  
  钟易没有原先想象的那样平静快活,他开始每天做恶梦,梦到容丽那青灰色的脸,梦到另一张同样青灰色的脸,交织在一起向他狞笑。容丽豪华天津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的骨灰盒静静地躺在客厅正方,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弹开,就会索走钟易的命。
  
  恶梦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在纠缠着钟易。
  
  钟易终于神经衰弱了。
  
  4
  
  钟易星期天依旧会来公司上班,除了去医院,就是回公司。女人,他居然很久不想染指了,有时候,最美丽的东西往往是最可怕的。
  
  早上九点,静悄悄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回声很大的脚步声,一向人声鼎沸的办公大楼竟显得十分恐怖诡异。钟易的胸口又发起闷来,他赶紧给自己喂了粒药。
  
  等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前,钟易呆住了,门竟然开着一条缝,难道是自己昨天忘了关?还是……
  
  钟易的后背寒出了凉凉的汗,当他抬起头,顿时惊叫起来!办公桌前坐着一个女人,正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那女人金色的卷发,圆润裸露的肩膀,光背影就是如此的风情。她是谁?怎么这样熟悉……
  
  “你是谁?”钟易这句话几乎是从鼻子里自动冒出来的。
  
  女人慢慢回过头来。
  
  容丽!钟易吓得跌倒在地,魂似乎要飞走了。
  
  眼前的女人正是容丽,依然是青灰色的脸,狞笑着看着钟易,那绝对是来自地狱的笑容。
  
  钟易倒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喘着大气,极力想从口袋里摸出药,可就在那一刻,他突然想起给自己开药的王骆医生和验定容丽死亡的是同一个人,他那淡定从容的眼神背后透着冷冷的光,第一次见到他,钟易就感觉异样。
  
  钟易明白了:原来,自己才是一个被谋杀者。
  
  临死的时候,钟易明白了一切,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钟易看到翩翩如生的容丽一步步向他走来,他想呼喊,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5
  
  郊外,一幢灯光大庆市治癫痫首选哪家医院摇曳的别墅里,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把酒言欢。女人金色的长发高挽,她是容丽,而她对面的,是医生王骆。
  
  “亲爱的,谢谢你利用杀人公司引诱钟易露出本来面目,帮我认清了钟易的真实嘴脸,还帮我解决了他。”容丽望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有些含情脉脉。
  
  容丽并没有死,她只不过是和王骆合演了一出戏,她不相信她的情人钟易真会置她于死地,是王骆提醒了她。因为,他就是“杀人公司”的吧主。王骆告诉她:我的“杀人公司”贴吧只是兴趣所然,没想到却引来了真正动了杀机的钟易。
  
  容丽一向视王骆为心腹,那种复杂的情愫,外人不会明白,所以她相信他的每一句话。事实上,王骆说的句句是真,容丽也很了解钟易的为人。
  
  王骆轻轻抿了口杯中的琥珀色液体:“我收了你20万,是你雇我杀死钟易的,我当然要说到做到。受人钱财,替人消灾嘛,我只不过在钟易的药里加了与他病情相克的成分而已,你的突然出现,势必会致他于死地。”
  
  王骆把脸凑近容丽:“我是杀人公司的杀手,收了人的钱,一定会为他办事的,这是杀手的原则,我收了你20万,也收了钟易10万,不是吗?”
  
  收了钟易10万?容丽的笑容凝固了,这有什么不祥的潜台词吗?突然眼前王骆的脸越来越恍惚,恍惚中,她分明听到王骆在说:“你还记得王妙言吗?”
  
  王妙言?那是钟易的前女友,也曾是自己事业上的竞争对手。为了情欲、为了权力,容丽引诱了钟易,并和变心的他联手给王妙言服下了导致心脏病死亡的药……
  
  王妙言也曾是她的闺密啊。
  
  容丽的身体开始抽搐,心脏在绞痛,她知道那种药的名字叫fuie,王骆给钟易服的就是它,自己给妙言服的也是它,那么,现在自己难道也服下了它?
  
  这一切的答案,只有到天国去询问死去的妙言了。
  
  临死前,容丽费力地把手摸向王骆,声调断续地挣扎着:“我是……姐姐……”这些话,王骆永远不会吴忠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明白,此时他的心里,只印着一个女人的影子。
  
  6
  
  天黑透了,昏暗的灯光垂死地不愿熄灭,别墅里死一样寂静,只有王骆在呼吸,这里现在只有他一个活着的生灵。
  
  王骆拍拍容丽青灰色的面庞,仿佛那只是一个寻常死在病床上的病人:“我等这一天好久了,姐姐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你大概不知道,妙言有写日记的习惯,你们的恩怨,她都写在了日记里,她从前是健康人,突然得心脏病死亡,是不是被谋杀逃不过医生的检验。”
  
  天色渐亮时,王骆疲惫地收拾完所有痕迹,慢慢地向屋外走去,他拿出手机,手机上已有好几个短信,短信都来自一个人,内容都一样:“事情进展得如何?”
  
  王骆回拨了过去:“妙思,你的美人计成功了,30万元已顺利到手,这个世道,对于没有感情的人来说,或许人命可以待价而沽。”
  
  在别墅附近的十字路口,有一个白衣女人在等待着王骆,她的名字叫王妙思,是王妙言的亲妹妹。而王骆,是她的男友。
  
  在青黑色的马路上,两个男女紧紧相拥,王骆在风里飘散出一句话:“别感谢我的付出,因为我爱你,所以愿意为你铤而走险。”
  
  黑夜中,他们继续纠缠在一起,没有人看到妙思手里有一颗毒药,这毒药本来是为了杀人灭口的,但她悄悄扔掉了。她要扔掉毒药,迎接不能用金钱衡量的爱情,这份爱情是属于她和王骆的。
  
  王骆并不知道,他一直是看似清纯的妙思的一颗棋子,他更不知道,他是容丽的亲弟弟,自小被人抱走,这个秘密只有容丽和她曾是闺密的王妙言知道。当然,现在知道的还有妙思。
  
  利用弟弟去杀姐姐,这种复仇算是最残忍的一种吧。
  
  可是,妙思现在爱上了王骆,她的计划不得不到此终止。
  
  在这场金钱和情欲的阴谋中,妙思终于做了最后的放弃者。从此,她要好好爱王骆,心甘情愿替她做一切的男人,此生再难求,他们的爱情是无价的。